名家笔会 | 夜光杯 | 封面故事 | 百姓纪事 | 市井故事 | 记忆 | 谈话
美文聆听 | 十日谈 | 上海珍档 | 今宵灯谜 | 七夕会 | 灯花 | 杂文
豫园九曲桥放生
日期:2010-04-19 作者:王坚忍 来源:新民晚报


    王坚忍
    
    豫园九曲桥下,碧绿的湖水中,游弋着被上海人称作“金睛鱼”的,像一朵朵桃花般艳丽的锦鲤鱼。当一拨拨的游客将手中的面包屑抛下水中,一时间,水花飞溅,一大群锦鲤簇拥而来,挤挤挨挨,层层叠叠,把湖水都染红了。鱼儿抢食的泼刺声,吞食的唼喋声,游客抢拍的咔嚓声,小孩子看得兴起的哇塞声。九曲桥下人多人挤鱼儿密,往往是那儿才歇声,这儿又鼎沸。真正的是此起彼伏啊。
    
    但是有一年春天,细心的人发现,九曲桥下的锦鲤变得慵懒了,抢食也不起劲了,没有了往日的活泼。大家纳闷了。直到有一天,眼尖的人看到一条黑不溜秋的大鱼在追逐锦鲤,大吃一惊,那不是黑鱼吗?那厮凶猛异常。难怪锦鲤一天少于一天,原来都成了黑鱼利齿吞噬的美餐了。
    
    谁干的?应该是放生的人。九曲桥放生由来已久。逢年过节,到老城隍庙白相时,有人会在桂花厅前的摊位上,买一条鲫鱼或一只小乌龟放生的。但用黑鱼放生,如果说不知情,那是糊涂;如果是恶作剧,那太过分了。黑鱼在湖中“杀鱼如草不闻声”,可不是一般的“煞风景”。管理部门得知后,决定把九曲桥下的湖水抽干,捉拿黑鱼。上海人叫“拷浜”。但九曲桥不是小河浜,得调用几部抽水机抽水,用上海闲话讲,是“大勤共”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早些年,豫园九曲桥都是归邑庙(老城隍庙)管的,管事的人也处理过因放生而引起的事件。咸丰年间,有人在豫园池沼中放了一头鼋,即鳖,上海人叫甲鱼的。这厮和黑鱼一样,也是属于“动物凶猛”一类,不数年将池鱼吃得活脱精光。夜里爬上来找吃的,甚至咬人。人不堪其扰。管事的人找来渔夫活捉了它,纵舟划到黄浦江江心放了,除了一患。
    
    扯远了,再回到九曲桥下抽水捉拿“元凶”。这条黑鱼“归案”后,送到附近饭店,做成了一道“黑鱼三吃”。然后再朝九曲桥下放水,再将抽水前捞在鱼缸里暂养的锦鲤放回水中。城中的报纸还就此呼吁市民要“文明放养”。
    
    好几年过去了。九曲桥再也没有发生此类雷人的“放生事故”。锦鲤争食,九曲观鱼,如红花绽放在清澈的碧水之上,迎送着八方来宾。有人还为此写了一首童谣:“来到城隍庙,必定要走一走九曲桥。在上海,它的历史也比较久远了。在九曲桥上散散步,看看水中的金鱼……”